设为首页  -  加入收藏  -  联系我们
案例展示
联系我们

广东广佛律师事务所
地址: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道金沙大道瑶岗路12号会所内(大门派出所旁)
电话/传真:0757-22332148
手机:13902560750
邮箱:1203625567@qq.com

你当前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>案例展示>>案例内容
  • 谨防他人“变废为宝”
  • 点击数:1483  发布时间:2016/4/6
  • 稀里糊涂撕欠条
         张生与蒋某合资办厂,双方貌合神离,生意江河日下,因此决定分道扬镳。最后,蒋某提议张生继续经营工厂,而他本人则拿钱“拜拜”。张生欣然应允。
          帐算清之后,张生应当支付蒋某76421元,应蒋某要求,他当即出具了一份欠条。次日,张生到银行取款还钱。因嫌现钞太多难以清点,他便将8万余元的存折留够76421元,取走余数后将存折交给蒋某,并要求其退还“欠条”。蒋某犹豫片刻,“不无担忧”地说:“你把‘欠条’上的签名撕去即可,留下上面一截方便我核数”。张生觉得蒋某所言在理,顺手裁下他签的大名,即放心而去。
    被人利用把钱敲
          数日之后,蒋某才去银行取款,但不知何故,他只取到75801元,还差620元。他本想告诉张生让其补回欠款,但他灵机一动,一个趁机“挖他一把”的锦囊妙计,在脑海里油然而生┈按着他的“设想”,75801元是张生已付的“退伙款”,而其出具的欠条则是张生向他所“借”的另一笔现款┈握着那残缺不全的欠条,蒋某如获至宝,不禁喜上眉梢。
          不久,蒋某委托律师,将张生告上法庭。可耿直而糊涂的张生,却认为“事实胜于雄辩”,自己并无借款,不必理睬他。开庭之日,虽然张生一再解释从未向蒋某借款,并称“欠条”所反映的是分伙款,且76421元已从其存折全部付出。可是,当法官询问他为何付出之款与欠条所载金额不符时,张生却不能解释。而蒋某的律师却“阐述”道,“分伙款”与“借款”数额不同,属并存的两笔应付之款。而张生所“借”之款,欠条签名虽已撕去,但属其亲笔所写,且欠条内文有“张生”欠“蒋某”之字样,“债权人”与“债务人”及“债权事实”清楚明了,案件证据确实充分。面对这一“合情合理”、“天衣无缝”的陈述,一审判决遂认定张生“借款”事实成立,判决其彻底败诉。直至此时,张生才如梦方醒。
    明察秋毫施威力
           我接受委托之后,觉得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,案情定性不当,实体判决不公,遂为张生提起上诉。首先,蒋某据以起诉的一纸“欠条”无张生签名,这一债权凭证不具备生效的前提条件;其次,“欠条”与“借条”法律性质不同,“欠”为应付之款而尚未支付之意,而“借”则为借到现款或者实物;再次,借款一般情况之下当为整数,而分伙款则可能出现尾数。因此,张生辩称所写“欠条”是欠分伙款而非借款这一说法,符合逻辑与情理。
          在上诉期间,我查阅并复印了案卷材料,然后进行了认真的分析与研究,并反复多次询问张生,终于发现了“新大陆”。原来,张生交给蒋某的存折,蒋某之所以只取到75801元,是因为张生的那本存折系代收费户存折,蒋某未及时取款,导致银行在蒋某取款的前一天,将张生应缴纳的电话费从那本该死的存折上扣除了620元,如果蒋某按时取款,则刚好吻合。至此,一审法官提出的疑点尽释,事实真相终于大白。二审法院经审理之后,依法改判驳回蒋某的诉讼请求。
    胜诉还把“学费”交
          蒋某编造谎言,提起恶意诉讼,结果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,这是咎由自取,不值得人们同情。张生虽然讨回了公道,笑到了最后,但付出的律师费却要自己掏腰包,而且赔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。最后他还自我解嘲地说:“吃一堑,长一智,这点学费没有白交。”是的,张生所言确实发自肺腑,他的教训告诉了人们:将名字撕去或擦掉,欠条虽已成为废纸,但仍须提防心怀鬼胎之人“变废为宝”,所以,一旦款已付清,就应当及时果断、毫不留情地将条据收回并销毁。其次,“事实胜于雄辩”固然不错,但在法庭中,事实得有证据作支撑,而证据的搜集与运用恐怕非专业人士不能胜任,况且事实的陈述也得有基本的技巧和逻辑。否则,“青天大人”又何以采用你的证据并认定你所陈述的事实?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