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-  加入收藏  -  联系我们
案例展示
联系我们

广东广佛律师事务所
地址: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道金沙大道瑶岗路12号会所内(大门派出所旁)
电话/传真:0757-22332148
手机:13902560750
邮箱:1203625567@qq.com

你当前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>案例展示>>案例内容
  • 无罪的“偷车贼”
  • 点击数:1511  发布时间:2016/4/6
  • “人赃俱获”
           乙亥年中秋前夕,G县县城小有名气的老板陈生,花费2万余元买了一辆进口摩托。在贫困山区,拥有如此“豪华”的坐骑,够威风的。陈生爱不释手,常骑着它四处兜风。然而好景不长,不到一个月,摩托车便在一次外出访友时不翼而飞。他急忙报案,G县公安机关对这起盗窃案给予了高度重视,不但及时四面布控,还向毗邻的L县公安机关发出协查通报。三天之后,L县巡警便在一家摩托车修理店发现了这辆正在被改头换面的摩托车。待“车主”孔某前来提车时,警察人赃俱获。
          跨进牢门之后,孔某很快“承认”该车为他所盗,且其“交待”的作案时间、地点与失主报案“完全一致”。
    案件转到了预审科,孔某却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,对以前的供述一概否认,并称警察有刑讯逼供行为。
    “证据确凿”
          他翻供称,那辆摩托车是他向方某买的,但却讲不出方某的具体姓名、地址、联系方法。此后,预审员们随即对孔某道德品质及其所言可信度展开全面调查。与孔某有过节的数人均对他做了极为不利的人格评价,且个个都认为他偷车的可能性极大。因此,案件很快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。
          庭审之中,公诉人认为,此案有失主报案、赃车、证人证言及被告供述所证实,案件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请求法庭严惩不贷。开庭之前,我对此案已作了充分的准备,对控方的观点,我当庭予以有力的反驳,我认为:
          首先,失主报案材料只能证明他丢失了一辆车,而赃车则只能证明该车与失车同一,两者均不能证明该车是孔某所偷。
          其次,公诉方控告的证人证言全系孔某平时表现如何的评价,属品格证据,这在我国证据制度中不能被采用。
          再次,赃车在孔某手中可以有多种原因造成,并非只有偷盗唯一一种可能。孔某不能举证证明该车系自己所买,这也可以有多种因素造成,不能因此就认定孔某的供述必定虚假。况且依据无罪推定原则,孔某没有举证证明其无罪的义务。
          最后,至于孔某在侦查阶段所作的“有罪供述”,如果确属屈打成招,则其口供不能作为证据使用,若果真如此,则本案显然证据不足,孔某应当无罪获释。
    无罪获释
        是否屈打成招,遂成本案焦点。于是,我又向法庭出示了我调查所得的证据:
        1、G县看守所所长证实:提审回来,孔某即“生病”了,具体表现为:神志昏迷,说胡话,三天未沾水米。胡话内容有:“不要打我”、“我没偷车”等内容,共花医药费300余元,由刑警队承担了。
        2、G县看守所狱医证实:孔某此次病了二十天,医学名称叫“臆病”,属受到强刺激所致,曾经以为头部受伤送县医院作CT检查,后在看守所打点滴治疗一个星期;
        3、G县人民医院CT病案,证明孔某作头部检查,未发现有何问题;
        4、与孔某同监仓的犯罪嫌疑人王某证实:孔某被提审回来,身有伤痕,头、脸肿胀,口说胡话,神志不清,所长当时指责刑警不该把人打成这样。他曾被抽调服侍孔某,后孔某也向他们讲起那天被打的情形。
        根据上述证据,我认为:刑警确有刑讯逼供行为,所以,孔某自己的有罪供述应属无效。
        最后,法庭采纳了我的辩护意见,孔某最终无罪获释。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